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快眼看书 > 游戏 > 诸星之再生 > 一百二十三章

诸星之再生 一百二十三章

作者:半沙烟尘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19-07-17 00:02:05 来源:笔趣阁cc

宁远查看完面板奖励后,又查看了下发到坤包中的实物奖励。

随机技能卡是一张水晶卡牌一样的东西,上面点缀着点点不规则的星芒。

据宁远了解,《再生》中的技能分为三个系统战斗职业技能系统、生活技能系统和知识点技能系统。

三个系统间部分独立交叉并行。像玩家自带的“检索”技能既属于生活技能同时也属于知识点技能。根据侧重,也就是升级的主要需要要素,“检索”技能的升级以知识点为主。铁匠的“锻造”技能归属于生活技能,前期技能升级的手段也是以实际锻造操作为主,但后期则同时需要锻造实操和知识点储备。这些都属于交叉并行的部分。独立的部分则如战职的“斩击”技能,升级只需要不断的实现有效斩击即可。典型的知识点技能“学识”,只需要不断的增加知识点即可。

玩家在《再生》中获取技能的方式同样分三种传授系统、技能卡系统、知识点系统。

前两种都很好理解。

传授系统玩家向拥有某项技能传授资格的原住民或者其他玩家提出申请,对方同意后玩家即可拥有某项技能的学习资格。当然能否学会还得看玩家自身是否符合学习要求。

技能卡系统分为固定技能卡和随机技能卡。固定技能卡顾名思义就是某项技能专用卡片,玩家可以通过使用获得相应的技能。随机技能卡便是宁远获得的这种,只知道使用后可以获得一项技能,但具体是什么技能并且是否适合自己都是不确定。也就是随机技能卡和随机宝箱一样都是纯粹看人品的东西。幸运的是如果玩家通过随机技能卡获得的技能不满意或者不符合自身属性则可以选择遗忘技能。当然技能卡是不会返还的,也就相当于玩家白费了一张随机技能卡。

知识点系统主要是指玩家通过书本、秘籍、秘术石板、知识典籍等记载有技能相关知识点的资料信息通过自身理解自动学会的技能或者自行领悟的技能。这类技能有个十分显着的特点,就是所有的知识点技能都充满了明显的个人风格。即使是相同的技能也很可能因为不同玩家的理解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效果。某种意义来说知识点技能可以算是每个玩家的专有技能。

当然,三种技能获取方式都有其优缺点。

比如技能卡系统。通过技能卡获得的技能是固定的,基本属于不可升级的技能,但这类技能基本都是些加成类有特殊作用的技能。而且遇到不合适的技能时玩家可以选择完全遗忘技能。

比如传授系统。通过传授方式获取的技能,虽然可以升级,但传授类技能在玩家的技能等级没有提升到传授者技能等级相同的等级并继续升华走出自己的道路前,技能的威力永远只有传授者的五分之四或者更低。而且这类技能只要学会就不能遗忘。当然这类技能的优点就是易学、升级简单且获取途径广泛。

再比如知识点系统。通过这种方式获取的技能升级困难,需要玩家不断加深自己的理解,但毫无疑问,这类技能能够随着玩家的理解深化不断变化或者提升威力,甚至可以推陈出新创造出进阶类的技能覆盖原先的技能。

除了这三种常规的技能获取系统,传说在玩家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还能开启自创技能系统。当然这方面宁远也就在指南中看到了一句介绍而已。

坤包中除了一张随机技能卡外就是几个宝箱5个幻境试炼奖励的随机宝箱和1个成就兑换奖励的彩虹宝箱。

不过宁远没有现在就打开宝箱或者使用随机技能卡的打算。所以在随便看了下后就关闭了坤包。

等该查看的都查看完毕后,宁远终于开始慢慢有些平静了下来。

其实不论在宁远意识脱离幻境回归人物身体的时候,还是系统提示通过试炼并发布奖励的时候,宁远的意识一直处于一种异常的不知道应该称之为恐惧还是激动、紧张还是兴奋的亢奋状态之中。

而随着宁远不自觉回忆起幻境的细节,里面自己附身的大汉的果断、高效而又残暴的杀戮,敌军身首异处的惨状,敌军脸上或狰狞或恐惧或绝望或恶毒的神情,敌军临死的惨叫,飞溅的鲜血,纷飞的残肢与内脏等等等等,战场上发生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在宁远的脑海清晰的浮现,并且不断的重复。

也就是这时宁远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虽然其它的虚区游戏中宁远也算是杀戮繁多,但那时候他都能冷静地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假的,是虚幻的。一切仅仅是游戏而已。但是在这里,在这个《再生》的游戏世界里,在这个叫做“涅诺”的大陆上,他做不到。或许是因为其它的虚区游戏的怪物和人在宁远的意识中都有一种假的感觉和认知,而《再生》世界里的一切在宁远的意识中全部是“真”的感觉。

是的。就是“真”。其它的虚区游戏世界表现的再真实,也会明确给人一种“假”的概念,但《再生》即使明确无误的知道这是一个游戏世界也给人一种“真”的概念。

“即便是游戏,这里的一切也都是真实的。”这是宁远刚刚反应过来的事实,同时涌上心头的是庆幸、后怕、恐惧、不忍等种种复杂的感受。

除了心理上的复杂莫名的感受,宁远的人物身体也在宁远意识到后产生了诸如头晕目眩、恶心反胃等等一系列不适的生理状况。

在努力克制下生理上的不适后,宁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双眼的瞳孔开始放大。

仔细回想着发生的一切,宁远有些大致理解了为什么《再生》世界是墟主和诸星联合政府新种族计划的试验场,也隐约明白了玩家在这个世界的定位和参与实验的目的。其实墟主创造的新种族可以说已经完成了。之所以没有直接再生到现实世界,是因为需要现实中的智慧生灵玩家)在这个世界与新种族接触、熟悉并初步融合建立起关联,羁绊。只有这样,新种族再生到现实世界,诸星生灵才能勉强接受新种族的成员,不会在初期就与新种族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让诸星生灵理解和熟悉新种族的最佳场所,便是这个新种族的诞生地——涅诺大陆,《再生》的世界。

理解了这些后,宁远也就知道了为什么《再生》的世界会极尽自由真实的同时又拥有这么多复杂的系统。一切都是为了1500年时间的共同演化,实现诸星生灵和涅诺大陆生灵的初步融合。

想到了这些,宁远亢奋的意识终于完全平静了下来。再次细细回想幻境中的一切,意识到自己在幻境中做到了什么的宁远脸上浮起惊骇讶异的神色。奇迹!是的,他完成了一场奇迹的战役,虽然最后的情况有些不明,但他真的带领着不到1000的兵力打穿了至少20000精锐兵力的包围圈。1:20的兵力比,不到1000兵力杀了最少3000的敌军,在打穿包围圈时,宁远隐约记得身后还有至少300人。而系统统计的数值是包括作为主将的大汉一共404人。

“嘶!这真是我做到的?!”宁远一脸压抑不住的讶异神色,不自觉地扯了扯自己的脸颊,“疼。奇迹!这真祖玛同‘祖母’)的是个奇迹!我怎么做到的?!”

再一次细细回想了所有的细节后,宁远还是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他只记得当时自己开始时只是一直在使用“昨日黄昏”去寻找自己认为相对较弱的敌军,只是想着在死前能尽量多杀一些敌军,这样或许就能提高通过幻境的几率,然后似乎在某个时候自己开始本能得沉浸在“昨日黄昏”所见的景象中,然后本能的去厮杀,去思索如何才能让自己坚持的更久。

只是随着一些细节的反复回放,宁远在惊异之余,也产生了一些疑惑“当时包围的士卒虽然精锐但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至少没有大汉中伏时记忆中那么强。而且兵种也比较单一,似乎都是人类的轻步兵。

但根据当时大汉的记忆应该有不少弓箭手才对。不然大汉的10000兵力就算被埋伏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溃败。要知道以当时围追溃兵的敌方兵力的士卒并没有如大汉这样的勇将带领的情况来反推的话,在大汉被埋伏的时候敌方十有也是没有安排勇将冲锋在前的。以大汉的武力,就算被敌方没有勇将带领的精锐打了个措手不及也不至于立马溃败并且接近全军覆没。在大汉的记忆中第一波伏击也确实是疑是弓箭手军团的密集远程打击。

但在我附身大汉的时候,并没有在敌方围三缺一的追剿士卒中见到弓箭手。还有,包围残军的敌军中也没有摧山力士和攻城巨兽的存在。按理说,从大汉溃败到敌方追击的不短时间里足够双方与后续部队合流了。即使后方作为放松大汉警惕的15000正军与5000辎重队赶不及汇合,作为前锋的骑乘部队和攻城兵种部队的5000人也应该早已经汇合。

要知道摧山力士拥有能够凝聚土石成山,并且投掷出去攻击的手段。如果当时有哪怕一个摧山力士给残军来一下,我军的冲势绝对不可能这么顺利。攻城巨兽更不用说,只要冲起来,当时的残军绝对是谁挡谁死,就算是大汉也不例外。

然而没有如果。宁远看到的现实是敌方围剿的部队中既没有弓箭手也没有摧山力士和攻城巨兽,而且围攻的士卒大多数似乎是没有多少杀戮经验的新兵正卒,也就是仅仅训练出来的精锐士卒。最主要的是对方的指挥官貌似也是新人?当时击杀西面指挥将校的时候宁远没有多想,但现在想来对方似乎完全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军团指挥者。面对大汉的杀戮感到恐惧无可厚非,但对方竟然进退失据到自身退出了亲兵的保护范围这点绝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者应有的应对。

如果仅仅是西面的指挥者这样也就罢了,可以说是被当时魔神附体般的大汉震慑住了,但后面其它两方面的指挥者指挥调遣部队合围和补充防线的调度虽然一板一眼看着颇有章法的样子,但在宁远细细回忆后反而觉得对方指挥官指挥得太过僵化了。这就由不得宁远猜测对方是否是没有经验的新人。再说西面的指挥者似乎确实挺年轻的。

这样一一想来,宁远虽然依旧觉得那确实是个奇迹,毕竟双方的兵力对比在那儿,但已经没有了最初反应过来时的激动和不敢置信。虽然还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而且反复回忆后感觉有着太多的巧合和不可琢磨的地方。但一切都已经过去,结果也已经确定。不管大汉最终的结局如何,宁远总归是顺利完成了幻境试炼的结果不会变。

整理平复了心绪后,宁远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半长头发,抬眼看向迷宫中心台阶向下蔓延的密道,眼睛虚眯。

通过密道后就是宁远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地“无名碑林”的所在。虽然宁远也不确定“无名碑林”会不会因为境界线的变动有什么改变,但一路走来经历各种境界线变动的洗礼后,宁远相信,自己一定能达成自己的最初目的——得到那块必定存在的高级城市结心。

所以。就算宁远现在的形象实在不适合当前这样“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即将赢得最后的胜利”的场景,嗯,全身,除了伦理保护的内裤外连鞋子也没有一只,并且浑身上下十几二十处的划伤,右腰腰侧和左肩上更是各有一个明显可以看出才刚刚结痂的贯穿伤口。神色虽然还算不错但脸上尘土盖面,东一块西一块的犹如花脸一般滑稽,原本平齐的半长头发更是少了一撮变成了长短发。如果只是上半身,脸上也没有那么多尘土和污迹,头发整齐束后,再添上那些结痂的伤口划痕,那样的形象还算符合当前的情景和宁远此刻脸上坚毅的表情的话,那么此时宁远真实的形象配合上当前的情景怎么看怎么违和,怎么看都会不自觉的散发出一丝猥琐的气息。既使宁远的严肃坚毅的神态和肃然虚眯的双眼与“猥琐”二字实在不怎么沾边。

不过就算是这样,宁远也在一阵沉默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散发着莫名阴冷诡异气息的密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