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快眼看书 > 游戏竞技 > 敬酒不吃吃罚酒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还给我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三百六十八章 还给我

作者:七葑 分类:游戏竞技 更新时间:2019-09-14 19:05:05 来源:笔趣阁cc

大雨还在下。

天色昏暗,天地好像变成了汪洋大海,漫天卷地的暴雨和肆虐的狂风,在比武台上的人仿佛将整个身体都融进这场大雨之中。

红光一闪,一刀斩落,狐狸面具裂开掉落在地上,却迟迟并未化作白光消失。

后来,在比武台并未下线的玩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十分清楚的记得这样一幕——

花渡武侠排行榜上能在前十榜上有名的玩家,除却莫雨,不论生死,已经全齐,在偌大的比武台上,仿佛创造出只属于他们的空间,外人根本无法迈进一步,令人色变......

心脏依旧被紧紧揪着,强烈的情感并未随着西决将秋落倾城雪杀了完全消散,无色仍能感受到滞留在胸腔中的巨大绝望感和恨意,冰凉的触感仿佛深深地嵌入他的心中。

“你快醒醒!”非人哉的声音从似近若远的地方传来:“渺渺空弦音...她删号了!我不是说她是在死的时候删号,你肯定也看见了,她死...她哪有时间删号?!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现在与她所有有关的一切彻彻底底的全没了,大街小巷,北州城,系统主城,无上宫,帮里的人全跑过了,去无上宫,蓝听雪居然说没有渺渺这个人!所有NPC都说不知道渺渺是谁!”

渺渺......

无色紧紧的闭着双眼,渺渺空弦音死亡和下线这两种情况没有全服通告,她从这个游戏中彻彻底底消失的认知几乎要将他吞噬,他听得浑身发冷,私聊频道的按钮仍然在不断闪烁,冰冷无比,却不比他的体温和眼前的大雨寒冷,大雨仿佛狠狠拍打在他的心上。

“...你也先别太失望,我帮你去查一下她。”非人哉似乎不忍再说下去,匆匆挂断私聊频道。

狂风愈来愈肆虐,骇人的腥红色血雾自红衣男子周围呼啸着盘旋而上,风声像是尖锐的凄鸣,逐渐布满整个乌云密布的天幕,与底下一身红衣的男子遥遥呼应。

看见剑落惊心,西决脸色惨白,嘴唇嚅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即使他现在完全有与他抗衡的能力,呼啸的寒风将脸庞刮得生疼。

西决其实从天歌口中知道很有有关剑落惊心的事情——无欲无求,无所畏惧,冷心冷清,时刻做好全身而退的准备,在所有事情中保持着自己冷然过场的态度,如今却为了保全渺渺空弦音和天歌,陷入痛苦,可剑落惊心他明明是那个最该保持冷静的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

他以为他赌赢了,甚至在赌赢的那一瞬间有过沾沾自喜的情绪,但最终还是输了,早就注定好的结局,只是没想到最后会两败俱伤。

“还给我。”剑落惊心将目光凝在西决怀里已经呈现出半透明的青衣女子身上,目光流转,看向跌落在不远处的无色。

映入眼帘,一袭墨衣浸满鲜血,剑落惊心的目光在他身上短暂的停留,随后定定的看着西决那张原本觉得陌生,但看久了竟然觉得不知在哪里看到过,似乎有点熟悉的脸,一字一句:“把她们都还给我。”

西决的身躯狠狠摇晃了一下,连带着他怀里毫无生息的青衣女子的身体也跟着坠了坠。

她们。

《花渡》天大地大,明明知道她在自己一无所知的,无比遥远的地方,眼前却清晰地浮现出她的面容来。

这样的要求合情合理,不管是他第一个亲友,对他来说有特殊意义的渺渺空弦音,还是他的挚爱,原本就都不是他的所有物。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西决艰难无比的说出这句话,嗓音已经沙哑无比。

剑落惊心苍凉的眼眸中情绪沉得更深,声音倏然变得更冷:“...不知道?”

“在幻世所有程序员和GM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无上宫首席大弟子...渺渺...空弦音获取花渡十大神器之首焚心琴。”

移形换影的技能发动,白光一闪,剑落惊心将渺渺空弦音打横抱着,声音冷冷淡淡的响起:“与此同时,原有的记录数据显示,渺渺空弦音是在完成名为一梦百年的无上宫隐藏剧情任务后,才解除琴剑双修的限制,但细查之下数据库里的记录被修改过,因此,渺渺空弦音能成为这游戏第一个一派两系的玩家,原因不明。”

剑落惊心冷冷的继续道:“两个月后,花渡001号程序员和测试员,隐藏GM,天歌,被发现晕倒在家中,至今在医院不省人事,昏迷不醒,经调查发现,她在游戏中最后记录的地点坐标是无上宫,坐标与当初音灵幻境的预设地点一致,这组数据,在你的账号中,同样存在。”

“不仅如此,青虹幻境,灵临幻境,在渺渺进入这些幻境之前,你都去过。”抬眸的瞬间,剑落惊心眼底的黑暗瞬间汹涌而出,面无表情的看着西决:“你有两个选择,一,告诉我天歌在哪里,为什么要将音灵幻境的数据强行封存到公测,为什么要对渺渺下手,我可以放你一马...”

听着剑落惊心的话,西决的脸色越发苍白,尽管他早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听见从他人口中道出渺渺空弦音和天歌的往事,依旧心痛不已...

“二,我现在就杀了你。”剑落惊心的话语不带一丝温度,眸光淡漠:“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永远不能再进入花渡。”

正因为现在的科学技术非常发达,现在也有发生医疗事故的病患们连接服务器到游戏玩耍,天歌在突然间陷入一种像是植物人的状态,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昏迷的原因无迹可寻,只是,她当时连接着《花渡》的服务器,这让剑落惊心开始猜测,乃至于因为数据完全确定完整的构想——天歌就在《花渡》中的某处!

提及天歌的时候,剑落惊心很敏锐的察觉到西决眼眸中划过的爱恋和思念,就算现在思绪混沌,偏生大脑已经自动想出此时最好的做法。

“我...”西决的喉咙剧烈的滚动了一下,良久,苦笑道:“既然这是你布的局,目的就是杀我和追问天歌的下落,那无论如何,你都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吧?渺渺她因为死亡消除的数据,能恢复吗...?”

剑落惊心淡漠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虽然没有明确的作出回答,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那个什么叫天歌的,我已经找到了。”

突然,一个极冷的声音从西决的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震惊在一瞬窜遍全身,他快速扭头去看那个抱着青衣女子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墨色身影,那瞬间,许许多多情感犹如烟花般遽然绽放!

就在一瞬间,原本被抱在剑落惊心手上的渺渺空弦音凭空消失,取代她的是一片墨色衣角。

无色将渺渺空弦音靠在自己肩上,打横抱起,雨幕夹杂着血腥味,他的墨发全部湿透,墨色金纹的发带黏在墨发上,形容狼狈,但浑身气质依旧出尘。

剑落惊心的震惊程度绝对不亚于西决,张了张嘴,眸中强烈的期盼好像摇曳的烛火,随后又一点点沉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剑落惊心心中短暂的兴奋和喜悦像是被当头浇灭,下意识握紧的拳又迅速松开——一直以来,他都陷于痛苦的回忆中无法自拔,直至,察觉端倪前知道渺渺在现实生活中和叶铭认识,甚至亲眼看见她安然无恙,当时他心中的内疚和愧疚感,才被他强行狠狠压下去。

可是现在...即使渺渺的数据完全能被他完完全全恢复,一直追寻的目标在他面前也完全没有逃脱的能力,天歌已经有明确的下落,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但不可否认,牺牲渺渺,这仍是无法逆转的,让人悔恨无比的结果!

......可他别无选择。

他对计划发生改变后的不可预测的未来一无所知,他根本承担不起出计划发生一丝纰漏的代价...

“你说真的?!你说真的吗?!”强烈的情感在胸腔中流动,西决身体剧烈一颤,眸中竟流下泪水。

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无色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浑身的气息阴冷无比:“你没有遵守我们的承诺,我不会告诉你她的下落。”

“...你?!”西决根本没有想过无色会做出这种回答,明明知道无色没有在开玩笑,但不知道为什么,手中紧紧捏着的,蓄势待发的清明扇却完全打不下去。

西决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不去手,那瞬间,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无色席卷过来的毫无保留的疯狂杀意,熟悉的杀气释放,让他想起了那天清晨。

“你别对渺渺做什么不好的事,她看起来似乎很喜欢你。”

字字句句,犹然在耳。

西决脑海中的各种谋划在一瞬间破碎开来,只剩下无边无际的荒芜感。

无色根本不去看西决一眼,径直抱着渺渺空弦音和他擦肩而过,冷淡的声音很快就消散在大雨中:“那是你心爱的女人,不是我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